重庆市涪陵区农村留守儿童“3+1”“代理家长”工作模式纪实
2017-11-21 16:03:28   来源:   评论:0 点击:

重庆市涪陵区关工委以召开片会的方式,对该区26个乡镇街道农村留守儿童代理家长工作开展情况进行了调查。从调查的情况来看,涪陵区自20
    重庆市涪陵区关工委以召开片会的方式,对该区26个乡镇街道农村留守儿童“代理家长”工作开展情况进行了调查。从调查的情况来看,涪陵区自2008年以来开展的以“五老”为主体,以党政领导为主导,以大学生村官和其他社会志愿者为辅助,以留守儿童活动阵地为载体的“3+1”“代理家长”工作模式已逐渐成熟,对在新形势下深入做好留守儿童“代理家长”工作有一定的指导意义。 
 
      一、实践中产生的“3+1”“代理家长”工作模式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大发展,涪陵区也和全国一样,农村一大批青年农民进城务工,使农村人口结构发生急剧变化。到2008年,该区农村外出务工人数已接近30万人,由此也产生了近3万名父母均不在身边的留守儿童。这些留守儿童由于突然间出现的一定程度的脱管,导致他们一定程度的精神失托、生活失管、思想失衡、行为失范。同时,一些不良社会现象也在极少数留守儿童身上发生……当时农村留守儿童中出现的严峻问题,引起了涪陵区委、区政府和区级相关组织、部门乃至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一)涪陵区关工委组织迅速扩大了“代理家长”工作队伍,以应时需。2008年,涪陵区仅有以“五老”为主体的“代理家长”200人,2009年底也不过350人,面对约3万名留守儿童,显然是杯水车薪。为改变这一被动局面,2010年5月,涪陵区关工委进行了全区关工委队伍建设情况调查,写出了关于加强全区关工委队伍建设的调查报告;6月,时任区委副书记的林彬同志对调查报告作出重要批示;10月,区委出台了《关于加强全区关工委队伍建设的意见》。随后,区关工委以召开乡镇街道片会的方式,发动全区关工委组织狠抓队伍建设,当年就动员发动起“五老”队伍3600多人。在这3600多人的“五老”队伍中,经过各乡镇街道简单培训,约有90%的人成为了“代理家长”,随即以“一对一”、“一对多”和“多对多”方式投入农村留守儿童“代理家长”工作。目前,全区有留守儿童28941人,由于“五老”队伍的扩大和延伸,基本适应了“代理家长”工作的需要。
        (二)基层领导带头做“代理家长”工作,给做好“代理家长”工作带来强大动力。各乡镇街道认真贯彻落实区委下发的《关于加强全区关工委队伍建设的意见》,党政领导自觉把“代理家长”工作抓在手上,不仅发动“五老”做“代理家长”,而且自己亲自担任“代理家长”,给全区“代理家长”工作带来强大动力。如江北街道要求副县以上干部全都参与做留守儿童工作;江东街道11名党政领导与11名贫困家庭留守儿童结成“一对一”帮扶对子;石沱镇原书记、镇长双双担任“代理家长”,亲自帮助留守儿童报名入学;新妙镇党委书记李国荣捐款捐物与留守儿童共度“六一”儿童节;百胜镇党委组织员王靖、焦石镇光华村村委会副主任张淑琼像妈妈一样照顾留守儿童,被当地人们誉为“爱心妈妈”。
       (三)大学生村官的投入和其他社会志愿者的参与使“代理家长”工作锦上添花。当时,涪陵区200多名大学生村官在做好农村其他工作的同时,也自觉投入到留守儿童“代理家长”工作中。白涛街道水源村大学生村官贺明芳、焦石镇东泉村大学生村官黄镜渝等人在做好村上工作的同时,发挥他们各自的优势和特色,挨家挨户了解留守儿童学习生活等情况,并利用村办公室办起留守儿童之家,帮助留守儿童补习功课,组织留守儿童开展业余活动,使每个留守儿童都有一个好的归宿,受到当地村民一致拥护。
        除大学生村官外,广大其他社会志愿者也以不同的方式关爱留守儿童,在“代理家长”工作中作出了贡献。涪陵中科集团每年出资10万元,资助100名学生完成学业,其中大部分用于留守儿童;一批不愿透露姓名的在涪民营企业家自发组织“春雨助学基金会”,年均捐资20万元,帮助孤残特困儿童;长江师范学院志愿者不仅自己定期到江东街道开展留守儿童关爱活动,而且还带领一名美国教师和部分泰国、朝鲜留学生与留守儿童一起踢足球、做游戏、吃火锅,给孩子们送去了欢乐……
       (四)留守儿童活动阵地建设使“代理家长”工作发挥出新的潜能。“代理家长”队伍扩大和延伸后,虽然一定程度地解决了留守儿童无人管的问题,但也出现两方面的工作短板。一方面受知识水平的局限,“代理家长”的知识结构难以满足留守儿童的需要;另一方面受“代理家长”工作场地的限制,留守儿童的孩子天性未能充分发挥,不利他们的健康成长。对此,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自2008年起,涪陵区每年拿出100万元解决留守儿童活动场地问题。新妙镇关工委在政府和企业的支持下,利用当地福利院闲置的部分房屋办起留守儿童乐园;江东街道关工委借用社区办公场地办起供留守儿童活动的“彩虹之家”;白涛街道水源村和焦石镇东泉村利用村办公室办起留守儿童图书室、辅导站……这些活动阵地的建设不仅使“代理家长”有一个固定的工作地点,能更好地发挥“代理家长”的应有作用,而且让留守儿童放学后和节假日都有了好的去处。目前,全区所有乡镇街道和村(社区)基本建成留守儿童活动阵地。
       (五)涪陵区关工委采取典型引路、交流经验和组织优秀“代理家长”巡回报告三管齐下,巩固提高了对“3+1”模式。区关工委先后发现培养和推广老教师刘国臣、大学生村官贺明芳和小学生魏诗语等“代理家长”和自立学生典型,广泛宣传他们的事迹,为“代理家长”工作树立标杆,使“代理家长”学有榜样。区关工委每三年召开一次“代理家长”经验交流会,及时总结交流工作经验,并组织开展优秀“代理家长”巡回演讲,使“代理家长”工作先进经验在全区得以推广。两年来,区关工委采取这种巡回报告方式,已对16个乡镇街道1112名“代理家长”进行了现场培训,有效指导了实际工作。
 
      二、“3+1”模式的意义在于充分挖掘和利用了各种社会资源
 
        留守儿童“代理家长”工作是一项涉及留守儿童思想、学习、生活、道德、行为的系统工程,必须有全社会可用资源的投入和运用,方才奏效。而“3+1”模式恰恰在一定意义适应了这一需要。
       (一)“3+1”模式使“代理家长”对留守儿童的思想道德教育和学业教育形成很好的知识链条,有利于留守儿童成长。“3+1”模式把“代理家长”由单纯的“五老”扩大延伸为以“五老”为主体,以基层党政领导为主导,以大学生村官和其他社会志愿者为辅助的三位一体模式,能将“五老”的传统知识经验、基层党政领导的组织政治行政知识经验和大学生村官及其社会志愿者的现代知识经验、时代知识经验进行很好的整合,弥补“五老”知识的不足,形成了能够对留守儿童进行全方位思想品德教育和学业教育的知识链条,对留守儿童教育能够产生更好效果。
      (二)“3+1”模式填补了原有“代理家长”模式在时间和空间上的空白,一定程度地解决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的断裂。大批农民工进城务工,给留守儿童造成的家庭教育缺失是显而易见的,即使有学校教育,但留守儿童一旦放学、放假离开学校,无论在时间上和空间上出现了空档。而这时间和空间上的空档,对留守儿童的思想行为和生活方面的影响是极大的,很可能出现“5+2=0”的结局。而“3+1”模式,把留守儿童活动阵地建设作为关心教育留守儿童重要一环,使留守儿童在放学放假后不仅有去处,而且有人管、有人教、有人组织他们活动,较好地弥补了家庭教育的缺乏,避免家庭教育与学校教育的断裂。
      (三)“3+1”模式有利于充分利用各种社会资源,更好地服务于留守儿童的思想道德教育和学业教育。“3+1”模式把“代理家长”工作很好地与留守儿童活动阵地相结合,既能对“代理家长”自身的教育能量放大,提高教育效果,又能扩大和延伸“代理家长”队伍,增加对留守儿童的帮扶力度,还能让更多物质资源集中,让留守儿童分享,丰富留守儿童的活动内容。比如,新妙镇关工委将留守儿童乐园中的“代理家长”按照各自特长进行分工,分别对留守儿童进行学业、心理、文体、安全等教育,这种“多对多”的方式一改过去“一对一”、“一对多”的做法,不仅有效地放大了“代理家长”的教育能量,而且丰富了教育内容,使“代理家长”和留守儿童都各得其所。再如,通过利用留守儿童活动阵地,部分高校和企业志愿者与留守儿童一起开展活动,进一步扩充了“代理家长”队伍;城内学生也可以有组织地与农村留守儿童结对联欢,对留守儿童的学习生活、身心健康非常有益。又如,通过留守儿童活动阵地,机关、企业和个人捐赠留守儿童的钱物可以统一安排,统一使用,这样既防止留守儿童接受捐赠后使用不当养成挥霍、浪费钱物习惯,又可以集中财物为留守儿童办一些有益于他们健康成长的事情。
 

相关热词搜索:涪陵区 重庆市 纪实

上一篇:学习负担越重 学生近视比例越高、吃早餐比例越低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